央廣網北京3月10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昨天,無意中聽到兩位同事討論改革的難點,一位同事說到了我們常聽到的那句話“體制機制的藩籬,既得利益的制約”。另一位同事說,打破既得利益是件很難的事情。
  這兩位同事說得不假。但是包括他倆在內,我們很多人一說到既得利益集團,都覺得是別人——有權的、有錢的、有背景的、能拼爹的,一說起來都恨得牙根直癢。你吃了肉,我難道還不能喝口湯?但事實上,如果我告訴你,你、我、我們每個人可能就是既得利益集團的一員,你信嗎?
  不信,我給你說一說。
  咱先拿教育來舉例。今年有消息說,幼升小、小升初要取消共建、擇校,完全按照就近入學的原則來升學。本來是大家呼籲多年的事情,結果有些人不願意了。究其原因,很簡單,自己的孩子這一兩年就要升學了,本來瞄準的重點中學要泡湯了,急忙站出來反對。這不是維護既得利益的舉動嗎?
  小產權房我們一直說要取締,可是手中有小產權房的朋友希望生米做成熟飯,咱最好既往不咎,撿一個大便宜。沒有小產權房的朋友態度鮮明、厲聲反對,因為心裡覺得虧。
  商品房同樣!急著買房的朋友持續觀望,對於房價下跌這件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前兩年買了商品房的朋友說起自家的房子原來多少錢一平、現在多少錢一平,津津樂道。誰讓咱是有房一族了呢?這房價最好接著漲,咱家房子價錢漲得越高越好!
  既得利益最清晰的案例莫過於車牌搖號這件事了。有車一族堵在路上,天天抱怨,這城市裡的車太多了,政府怎麼就不能好好管管,要是路上車少一半開得多舒服啊!套用春晚大張偉的那首歌名“倍兒爽”。沒搖到車牌的朋友心裡不平衡,我天天擠地鐵為城市治理擁堵做貢獻,這治堵成本不能總是攤我頭上啊。一年八萬個車牌的指標,咱能不能增加幾倍?
  改革,有點兒像擠公共汽車,已經擠進去的人大喊:別擠了!別擠了!還沒上車的人也著急地喊:能不能再往裡走走?咱們再上幾個人?
  舉了這麼多例子,您也聽明白了。既得利益不是高高在上,有時利益就在我們身邊。如果你是個公務員、你是先富起來的,或者你就是個城裡人……你就有可能是既得利益者。
  正是因為這麼多年來,利益已經日漸固化、盤根錯節,我們的改革推行起來才會感覺越來越難。在《政府工作報告》里有兩個詞,聽上去頗帶一些悲壯色彩,一個是“壯士斷腕”,另一個是“背水一戰”。
  改革,就是要打破現有的利益格局。在抱怨“體制機制的藩籬”、“既得利益的制約”的時候,我們是否自己也好好想一想,既然改革的方向正確,我們是否真的做好了準備,為美好的生活暫時付出一部分利益呢?希望大家都能給出肯定的答覆!(中國之聲觀察員王健)  (原標題:[王健兩會視點]改革需每個人暫時付出自己的既得利益)
創作者介紹

Zaha

nc51ncnx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