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風吹來就能聞到臭味,桌子一天不擦就積滿塵埃……增城新塘鎮海倫堡業主,經6年“馬拉松投訴”讓污染大戶南玻玻璃廠搬遷,但如今環境狀況依然惡劣,業主們懷疑與小區僅一路之隔的環保工業園才是最大污染源,臭味、粉塵、噪音都是來自工業園。此事引起當地環保部門的高度重視,增城市環保局相關人士表示,他們已經給園區所有企業下達了整改通知書,要求企業先自行整改。
  大煙囪倒了空氣還是臟
  增城新塘中頤海倫堡的居民進入公眾視野是2007年,他們不斷投訴小區周圍空氣差。由於黃埔區雲埔工業區南崗片區的南玻玻璃廠經常冒出黃色煙塵,且離海倫堡不遠,環保部門對南玻玻璃廠的尾氣監測也始終不達標,因此業主們的矛頭直指南玻玻璃廠。
  去年南玻玻璃廠終於停產。但,那兩根常冒黃煙的大煙囪在今年3月份倒下時,附近居民並沒有歡呼。“是明顯好了一些,但空氣還是很臭,尤其是夏天。噪音污染和水污染也都還在。”海倫堡業委會主任王先生說。
  上周三,在廣州市環保局例行接訪日,海倫堡及新塘新世界花園的業主代表5人,帶著材料再次來到廣州市環保局上訪。新世界業主曹先生稱,他們懷疑與海倫堡及新世界花園僅一路之隔的新塘夏埔環保工業園才是最大的污染源,新世界花園的業主則直指距小區80米的廣州創景漂染有限公司。
  曹先生反映,每到夏季吹西、南風的時候,小區內總會瀰漫一陣惡臭,“尤其7月、8月惡臭最嚴重,聞上一兩口,絕對能把昨天晚上的飯給吐出來”。
  小區旁污染企業集中
  上周六,南都記者來到新塘中頤海倫堡,站在81棟9樓王先生家的陽臺上,眼皮底下緊挨小區的是夏埔環保工業園內的生活污水處理廠。“我到這個污水處理廠附近聞了聞,沒什麼味道。臭氣不是從這裡來的,工業園裡面的漂染企業和盈隆工業污水處理廠氣味比較大。”王先生說。
  目光從污水處理廠移開,眼前就是密密麻麻的工廠。夏埔環保工業園是一個呈南北帶狀的區域,大約有七八十家企業,其中六十多家是漂洗企業。海倫堡緊貼工業園西邊,新世界花園和尚東陽光則位於工業園的東北方向,相隔僅一條溫涌路。據瞭解,這一區域受環境污染襲擾的居民約有10萬人。
  在新世界花園的外牆上,不少居民在陽臺上掛著一個大大的紅色“臭”字表示對周圍環境的抗議。業主曹先生表示,環保工業園簡直就是一個諷刺,因為園區內絕大部分企業都是高污染的服裝漂染企業。“原來以為(空氣差)都是因為南玻玻璃廠造成的,現在才知道這個工業園區才是最大的污染源,是一個污染企業集中營。”
  記者觀察
  粉塵:家中灰塵一點就著
  在海倫堡81棟9樓王先生家,其妻子表示,為了給小孩健康的成長環境,她每天晚上都要將家裡的東西全部擦一遍,桌面、茶几等顯眼處每天要擦好幾遍。即便離打掃時間不過十幾個小時,飯桌的一層玻璃依然可以看到一層灰塵。王先生伸手一抹,就是一手的塵。“我們這裡的塵有一個特點,就是用火一點就能燒著。”說著,王先生將手中的灰塵聚集到一起,掏出打火機一點,果然灰塵被點燃。王先生說,因為漂洗企業多是對棉紗和布料加工,所以這些灰塵,和其它顆粒狀的灰塵不一樣,都是一些細細的纖維,這也說明灰塵主要是工業園區帶來的。
  海倫堡30棟9樓陳小姐家也存在類似情況。陳小姐說,這一帶的居民家裡大多如此。
  臭氣:有風便能聞到臭味
  記者在王先生家採訪時,聞到窗外飄進一股難聞的臭味,王先生馬上將窗戶關上。他說,白天還好些,晚上更嚴重。
  進入環保工業園的範圍,發現絕大多數企業都是漂染企業,有名字的沒名字的一家挨著一家。一路上,記者不時聞到臭味。在尚東陽光小區斜對面的路口,一陣風吹來,臭氣更濃烈,感覺像鹹魚,又有一股臭雞蛋味,還有一股氨氣味。園區內美華泰服裝洗染廠旁的一家無名工廠牆腳下,一臺風扇正向外排放著臭氣。風扇及離風口較近的物體上,纖維堆積成厚厚的絮狀物。在盈隆污水處理廠外,沒風的時候一切正常,有風時立刻能聞到臭味。
  污水:污水排入染黑河涌
  雖然新塘工業園內建有工業污水和生活污水處理廠,但記者仍發現有污水直接排放到河涌。記者在創景漂染有限公司正門外不遠處發現一個排污口,4條排污管管口彙集於此,周圍泥土漆黑如炭,其中一根已被封堵,兩根正在排放污水,污水顏色偏黑,流向對面的溫涌河,繼而排到東江。
  南都記者發現,該段溫涌河兩邊是工業園和尚東陽光小區,同一河段的河涌水質分成兩種不同的顏色,靠近工業園一邊水質黑如墨汁,靠近尚東陽光住宅小區一邊,那邊的管道也有水排到河涌,卻能見到河涌涌底。來自工業園方向的污水流入河涌的位置,能看到黑色污水清晰的擴散路徑。
  增城市環保局相關人士表示,該污水管道確實不是創景漂染公司的管道,其主要是排放夏埔村的生活污水,因為人口多所以濃度性相對高一些。該負責人表示,園區專門建了工業污水處理廠,工業污水基本做到了處理達標後再排放。
  噪聲:工廠的響聲聲聲入耳
  海倫堡王先生家附近那家污水處理廠的風機經常轟隆隆地響,而海倫堡30棟住戶陳小姐家附近是一家汽車修理廠,金屬敲擊聲隨時可能出現,另外還有隔壁一家工廠,她從噪聲判斷是切割廠,切割聲經常困擾著她。
  “我2007年來看樣板房時,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小區的環境。但是看房的時候,窗戶都被封起來了,開發商說外面都是民居。”陳小姐說,沒想到搬進來後會是這樣的環境。有海倫堡業主調侃:“海倫堡樓盤,內部像歐洲,外部像非洲,其實這就是亞洲,他總是兩種文化的交合!”
  部門行動
  已下整改通知書將提出整治計劃
  增城市環保局相關人士表示,他們已經給園區所有企業下達了整改通知書,要求企業先自行整改,同時他們在園區進行改造對比實驗,以及收集各方面數據,這些數據將會提供給廣州市環保局。
  廣州市環保局巡視員何榕友表示,目前新塘這一片區的污染並不是單一污染源的問題,污染源實在太多,存在交叉污染問題,整個區域的治污研究馬上就要開始,由市環境監察支隊和增城環保局共同進行,然後再提出整治計劃,“不是控制某個污染源,而是要整體解決問題”。
  增城市環保局相關人士說,他們將選擇投訴較多、矛盾比較集中的問題企業先行展開整治,儘量讓周圍市民享受到乾凈安寧的環境。
  企業行動
  已經整改沒想象中的臭
  由於創景漂染有限公司不斷遭到投訴,增城市環保局已責令該企業整改完畢。經增城環保部門以及當地居委會協調,該企業在27日讓業主到車間參觀。南都記者也以業主的身份進行了參觀。
  據增城市環保部門相關負責人介紹,漂染企業在“漿紗”和“絲光”環節會產生臭氣,“洗水”環節會產生大量污水。當天,南都記者和幾位業主代表進入“漿紗”和“絲光”車間參觀,看到機器正在將一條條白紗逐漸染色,顏色由淺變深,最終變成黑色。初入車間能感覺到一股異味,但並不濃烈。
  企業四周窗戶關閉,機器上方有一個大大的罩子,罩子上連著一根通氣管道。企業負責人表示,那就是用來收集車間廢氣的裝置,廢氣被收集起來後被送到一個藍色的巨型裝置中進行集中處理,並未發現不合理之處。
  本身在廣州某企業負責環保的業主曹先生說,除臭裝置的運營每月電費達三四萬,他擔心企業為了節省成本而不會充分利用。
  該企業負責人對曹先生的懷疑表示理解,但他解釋,主要是他們企業距園區相對較近,所以遭到的投訴也比較多。“我可以說,很少有企業在排放方面能做得像我們這樣的。”該負責人表示,因為不斷被投訴,增城市環保局讓他們進行了整改,所以投資了200多萬元搞了這套除臭裝置,9月15日運營後,臭氣更少了。
  這一情況讓業主們認定了他們的判斷:污染是由整個園區的企業集體造成。“一個南玻搞了6年,整個園區幾十家企業都污染,我們得等多少個6年啊。”一位業主表示。
  採寫:南都記者 劉軍 實習生 陳燕  (原標題:家中開窗飄臭 塵埃點火就著)
創作者介紹

Zaha

nc51ncnx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